Mua眼圈比Bucky还黑

盾冬,桃包和一切拉郎!EC,锤基,其他都还好啦~

〖千续〗千丝万缕,一个拥抱

08



千寻似乎迷了路。

千寻不知道已经经过了多少个巨大的、精美的花瓶,墙上的画也不知看过多少了,但千寻就是没找到汤婆婆的办公室的门。

千寻不知道过去多久了,也不知道自己的身体有没有变透明,她似乎明白了,有种东西,或者说,力量,阻止让她找到汤婆婆。

昏暗的过道,一阵阵冷风吹过,千寻黑色长袍的下摆被吹起,她提着长袍的手已经很酸累了。

千寻不时停下了,喘口气,这路似乎没有尽头,她也在感到不对劲时就往回走了,但就是找不到升降梯口。要不是这里的装饰风格和之前她时一模一样,千寻都要怀疑自己是走错楼层了。

千寻绕不出去,懊恼地朝墙上来了两脚。这下可好,还说要找琥珀呢,却连自己来过的房子都走不出去,还怎么找啊!

“真是粗鲁!”寂静的走廊突然冒出来一个声音。千寻着实吓了一下,寻找着声音的来源。

“真是傻乎乎的……”
“看起来笨手笨脚的……”
“是个人类吧……”
“人类怎么会来这里……”

不止一个声音响起,前一分钟还静得如空气已凝固一般,但这时,此起彼伏的声音一句接一句议论着,千寻只能听清前几句话,便什么都听不清了。这些声音听起来是同一个人,但又不是同一个人。

千寻四处寻找着音源。她突然发现,走廊的朱红色的墙壁上,每隔一个间距都有一块正方形形状的墙壁变成了水一样的状态,又似乎是变成了果冻,千寻也不知道怎么形容。

小方块不停抖动,渐渐可以分辨出它的形状了,千寻惊讶的发现,每一个小方块都变成了一张小小圆圆的、铜制的脸,每一张都长丑陋得狰狞,咧着讥笑的嘴,眼珠溜溜地转着,不时挤眉弄眼,瞪着千寻,流露出贪婪的目光。

当这一张张脸都完全显露出来,它们终于停下了交头接耳。千寻被眼前的情况吓坏了,她被一对对的目光瞪得发虚。她突然想起,在汤婆婆的办公室门口就有这样的东西,或许自己应该开口问问它们。

千寻用发颤的声音开了口;“请……请问,汤婆婆的办公室怎么走?”她没多大指望它们能直接告诉自己,果然:“告诉你也不是不可以,但是……你必须回答几个问题,我们才考虑要不要放你进去啊……”每一张脸虽然嘴在动,但千寻却感觉声音是从墙壁里渗出来的,一直回响在走廊里。

“好,那你们问吧。”千寻不知道这些奇奇怪怪的东西会问什么奇怪的问题,但于此,千寻只有往前了。

脸们一齐清了清嗓子,同时问出了问题:“你怎么知道这个地方的?”

“两年前我和爸爸妈妈不小心进入了这里,我在这里工作过。”

“那你又是怎么进来的这次?”

“入口的河底的石像让一只鸬鹚,名叫佩罗,带我进来的。”
千寻一一如实回答,但她不明白的是,为什么这些脸突然开始交谈了起来。

她仔细听它们并没有掩藏的窃窃私语:“入口的石像会说话?汤婆婆没有这么设定吧?”“神隐有鸬鹚叫佩罗吗?居然有鸟会带一个人类进来?”“很可疑很可疑,我觉得还是把这个人类交给汤婆婆吧,让她来处理。”“有道理有道理,不能容忍一个莫名其妙的人类出现在神隐。”接着就是此起彼伏的认同声。千寻还没来得及发问,就觉得脚下一空,掉了下去。

千寻挣扎着起身,她的头撞到了地,被撞得有些晕乎。待她清醒过来,才发现自己又掉到了一个楼层,这一层明显亮多了,和上一层比起来。摆设倒是没有多大的变化,但这一层的看起来,还是比上一层更真实,更金碧辉煌。这大概是一个隐藏的楼层,是汤屋顶层与用来服务神明的最后一层中间的一层。

千寻听到自己头顶上打开的楼层已经在缓缓关闭,也不去理它,她知道自己又要前进了。

这次倒没有废了多大劲,汤婆婆的办公室门就在眼前,毕竟是汤婆婆真的想见她了,千寻知道那些脸肯定和汤婆婆是联通的,她的回答肯定汤婆婆都知道,但为什么要那么多的脸出现,千寻就无从得知了,或许是汤婆婆为了凸显出金碧辉煌或为了吓闯入者而设定的吧。

千寻把黑色长袍的兜帽脱了下来,露出自己的脑袋。果然,门上就有一个铜制的女巫脸,目光如炬的盯着千寻。千寻记得当初汤婆婆说过她没礼貌,进门也不知道敲门,就把将要扭开门把手的手生生转了个方向,敲了敲门,再打开。

千寻怯怯的探进半个身子。整个房间都没开灯,显得有些昏暗,千寻只能通过从打开的门透进来的走廊的光来打量这个房间。

房间的装饰依旧没什么变化,两年前太突然的闯入这里,此时千寻终于有时间可以观察一下这个房间。

门内果然又是一道道的门,还有如迷宫般的构造,千寻不敢独自探寻,她自然是不知道怎么走的,当初汤婆婆把千寻拉进她的办公室时简直就是飞着的,速度那么快,千寻根本来不及反应,就到达了目的地。不过这一次,她也没有等太久,身后的门“嘭”的一声关了,房间又黑了几分,和当年的感觉一样,千寻感觉自己被一股力往前拉着。

像是在过山洞一样,她感到自己穿过了几扇门,拐了几个弯,然后一个急刹车,最后一扇门打开,扑进一个明晃晃的房间,有些狼狈地扑倒在柔软的地毯上。

她抬起头,眼神再度聚焦,在一个摆满文件和金币、珠宝的红木办公桌后,一个身形大却矮小、鼻子巨大无比、脸上的皱纹似乎都堆到了一块的,正眯着眼睛,长长的嘴唇抿成一条线,若有若无发出贪婪的笑的女人,正交叉着双手,瞪着千寻。

汤婆婆。

千寻突然感到一阵莫名的放松。

终于到这一步了。



TBC












评论(2)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