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ua眼圈比Bucky还黑

盾冬,桃包和一切拉郎!EC,锤基,其他都还好啦~

【千续】千丝万缕,一个拥抱 06

06
  千寻独自走在小镇上。佩罗在她的头顶盘旋着,像是在监察着某物。

  空无一人。

  千寻使劲吸了吸鼻子,想闻闻看是否如两年前一样,这个时刻,会有黑色的透明物体(那或许是鬼魂,但千寻阻止了自己往那个方向想)在商铺前烹饪着丰盛的、为各方劳累的神明所准备的食物,但是,什么都没有。

  佩罗在头顶不时地叫着,嘹亮的叫声回荡着整个小镇。

  千寻很快就找到了屹立在众多商铺之中的朱红色建筑,汤屋。她拐了一个弯,上了几阶楼梯,她站在了汤屋面前。此时,她与汤屋之间,就隔了一条桥,那条决定性的桥。

  桥啊……千寻望向桥上,两年前的相遇历历在目,只是这次,驱赶她离开的少年,在哪呢?

  这时,一直盘旋的佩罗突然惊叫一声,吓得千寻几乎跳起来,她抬头,用手遮住不是太刺眼的阳光,寻找着佩罗的身影,而佩罗,只见它一路俯冲,像是弹射而出的利箭。它头朝千寻,似乎瞄准了千寻,千寻则被吓得往后退了两三步,就在快要撞上时,佩罗突然又急剧降速,在千寻周身绕了几个圈,像是在画着一些符号之类的,但它速度太快,千寻并没能看清楚什么,佩罗就缓缓停在了千寻的手臂上。

  千寻被佩罗这番意味不明的举动吓出了一身冷汗,她细小的胳膊勉强支撑着看起来都比她壮不少的佩罗,艰难的举着。千寻看着停在她手臂上的大鸟,后者已经开始梳理着自己的羽毛,并不看千寻。千寻也没指望大鸟会对她有所表示,她只感觉佩罗的爪子抓得她有点疼。“所以,来了,”千寻不知道自己是否还要像当初琥珀主教自己的那样做,屏住呼吸再穿过桥,虽然现在的汤屋是那么宁静,至少看上去是的,但以防万一呀,她实在不想惹什么麻烦。

  千寻深吸一口气,缓缓踏出一步。突然,斗转星移,日月飞逝,千寻感到周身突然涌起一股不知从哪来的气流,她感觉到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但是她来不及意识到什么。她忘记了憋气,睁大了眼睛和嘴,完全愣住了。

  当一切停止时,千寻发现自己立于一片繁荣之中,汤屋仿佛活了过来,桥上妖来妖往,神来神往。而千寻呢,她又仿佛置身于外,她发现无论她站在哪个妖面前,他们都看不见她,更别说憋气了,她大口呼吸,也没有妖发觉什么异常。

  “太奇怪了……”千寻喃喃道,“怎么没有人能看见我呢?虽然这样正好……”她很快就发现了原因所在,她的周身笼罩着一层淡淡的紫光,大概是一层光屏。千寻伸出手,去碰那层光屏,凉凉的,千寻看着这和大鸟灰紫色的羽毛一样颜色的光屏,又回想到佩罗刚才那番举动,了然。

  千寻没有忘记琥珀主教她的安全路线,即使现在没有人能看见她,但以防万一,不知这个光屏能屏蔽她到什么时候,还是谨慎一点好。

  千寻钻过那道小门,轻车熟路地拐弯,走向通向锅炉爷爷的锅炉房的楼梯。时隔两年,对高空的恐惧与眩晕感一丝没有减少。千寻探出头,向下望了望,只一眼,千寻就不敢再看,连忙收回目光,转战到前方艰难的征途。

  为了安全,千寻放飞了佩罗,周身的光屏一点点褪去,但佩罗只是在高空绕着飞了几圈,又缓缓飞回,停留在千寻上方,扇动着翅膀。“大概,是在帮我照明吧。”千寻这么想着,而佩罗,也确实起到了照明的作用。

  千寻放低了身子,手脚并用,缓缓踏出一步。年久失修的木板发出一声刺耳的“嘎吱——”,仿佛在控诉着千寻的不请自来。

  天已经暗了下来,即使有佩罗自带光环的照明,前方的台阶依旧已经看不太清楚,千寻知道,如果踩空,那会是怎样可怕的后果。不会每一次都那么幸运,不像上次一样有琥珀主的帮助,千寻只能万分谨慎,同时加快脚步。

  很近了。千寻已经能听到锅炉喷发着蒸汽的“嘶嘶”声了,熟悉的门的轮廓已经可以看清,千寻抑制住心中的欣喜,加快了脚步。

  千寻终于站在锅炉房门前她喘着粗气,迫不及待地推开了门。震耳欲聋的蒸汽声和迎面而来的热浪似乎要把千寻给吞噬掉,千寻已经看见了搬运着煤矿的小煤灰们,还有伸出长长的手臂寻找草药的锅炉爷爷了。而一个小煤灰也突然发现了藏在墙后的千寻,丢下煤矿蹦了起来。这一停下,导致后面被相对于他们而言巨大的煤矿挡住眼睛的小煤灰们都被挡住了,吵吵嚷嚷地质问(在千寻眼里就是这样)第一个活蹦乱跳的小煤灰为什么停下时,所有的小煤灰一瞬间都看到了千寻,它们瞬间都认出了千寻,都停下了工作,欢呼雀跃着。

  “铛铛铛!”这是锅炉爷爷敲着桌面的声音,他还是一下没有停下手中的工作,只是恶狠狠的转了一下头,瞪了小煤灰们一眼:“吵什么吵!快点去工作!真是的!不工作别想吃饭!”千寻发现锅炉爷爷并没有注意到她,就走了进去,走到小煤灰中间。小煤灰们一下全涌到千寻鞋子旁,叽叽喳喳的,跳得更高了。

  “诶呀!烦死啦!”还是锅炉爷爷的怒吼,“你们就不能安安静静工作……诶?小千?!”锅炉爷爷愣住了一样,他终于停下了手中的工作,用手臂支撑着,将身子探出了桌子,仔仔细细地看着千寻。千寻被他看得有些不知所措,微微开口:“是啊,锅炉爷爷,您不认识我了吗?我是千……啊不,小千啊!”似是不相信,锅炉爷爷又用手指擦了擦眼镜框,再细细端详,“
嗯……是的……就是小千!你怎么会在这里?你不是已经回家了吗?和你的爸爸妈妈。”千寻想到自己此次复游神隐的目的,急切地回道:“我是来找琥珀……不是,我是来找白龙的!您知道白龙在哪里,怎么样了吗?”
 
  锅炉爷爷刚要开口,就被几声铃声给打断了,是汤屋里的服务生向锅炉爷爷要热水的牌子的声音,锅炉爷爷才想起工作,招呼了小煤灰们继续搬运煤块,边烧着热水边对千寻说:“白龙先生啊……自从你那天离开神隐,他回到了汤屋,去了汤婆婆的房间,就再也没有人见到他了……我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汤婆婆也不允许我们提到他了……或许,你可以去问问汤婆婆?一会儿小玲就要过来了,她应该可以带你上去吧……小千?小千?”
 
  千寻听了锅炉爷爷的说辞,有点迷惘,难道琥珀主真的被四分五裂了?不!她不相信!就如锅炉爷爷想的那样,她要去问问汤婆婆!一切还没有被证实,什么都说不定呢!千寻抬头,对上锅炉爷爷关切的目光,“好!一会儿我就去问问汤婆婆!谢谢锅炉爷爷!”



TBC

------
  并没有花很多精力去写,如今更不更的完都是个问题,但是强迫症导致不更完心里都有个坑似的,开坑一时爽啊,填坑火葬场啊……

评论(2)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