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ua眼圈比Bucky还黑

盾冬,桃包和一切拉郎!EC,锤基,其他都还好啦~

【千续】千丝万缕,一个拥抱 05

05
休息了片刻,千寻又上路了,时间真的不允许她再拖下去,她加快了前进的脚步。




不知道为何,千寻感觉自己前行的路越来越难走,明明是平坦的大路,千寻却感觉自己走在泥泞小路上,坑 坑洼洼,甚至崎岖不平。明明是平地,千寻却感觉自己在逆流而上。




有风吹过,平静的溪水泛起阵阵波纹。一片白云遮住了太阳,林子阴了不少。




这不禁让千寻打了个寒战,缩了缩肩膀,突然间阴了下来,千寻几乎以为倾盆夏雨瞬间即下。




突然,千寻的肚子剧烈的痛了起来,一阵一阵的,如同有千针刺着千寻的五腑六脏,硬生生把千寻眼泪都逼出来了。千寻咬着牙,手捂着肚子,缓缓蹲了下来,轻微的动作都让千寻疼如锥心。




该死!到底是怎么回事!千寻低声呻吟着,额头冷汗密布,原本红嫩的脸蛋,血色全无,变成令人害怕的青灰色。她快把嘴唇都咬破了,无意间瞥见那条小河,小河......该不会就是喝了这河水才肚子疼的吧!早知道就不喝了!千寻后悔也来不及了,她已经疼的躺到了地上,离小河不远,千寻支撑着伸出手,想浇点水到自己头上,清醒清醒。指尖触碰到冰凉的河水,千寻一颤,没有不适感,千寻拍了些水到自己额头上,又洗了把脸,千寻感觉自己的肚子没有那么疼了,缓过神来,千寻是不敢再碰那河水了。




阳光又回到了这条小河,此刻更闪的更强烈了些,像是对刚才突然的离去而向小河道着歉。




刚才的不适让千寻没有留神,这下缓过来,终于注意到了,走了这么久,寻找了几个小时,千寻终于找到了,那朱红色的大门,那是神隐的大门,是到达琥珀主那的大门。




千寻有点想哭,毕竟找了这么久,终于找到了,不是吗?但千寻又把眼泪憋了回去,不,我不能哭,明明答应了琥珀主,不能哭,要坚强的,而且现在不是哭的时候,等找到了琥珀主,再哭,也不迟。




来到神隐大门口,千寻才看清楚,通往神隐的路,变成了那条河,是的,那条河,朱红色的大门,从深黑得仿佛要把人吸进去的隧道内部,引出来的,居然是这条河!千寻惊呆了,门旁边的墙壁也泡在了河水里,整个建筑就像漂在水上,建在水顶。千寻犯难了,这河水还是有一定的深度的,原本门前的那座看起来像青蛙的矮石像,也沉到了河底。诡异。




千寻查看着附近的树林里有没有可以让她过去的工具,千寻甚至冒出了没有就自己砍一棵树造一条船过去的想法,又或者游过去,但是冰凉的河水还是让千寻打消了这个念头,况且,千寻只会狗刨,她根本游不了多久,浮在水面上都不一定做得到了。




千寻在想了多种方法,又否决了多种方法后,颓然的坐在河边,开始思考接下来的打算。难道就这样放弃了?不可能的,走到了这一步,就算今晚睡在这里,千寻都是不可能回去的,她不想考虑其他的一切因素的,什么爸爸妈妈会担心,又或者什么自己没有东西吃啊什么的,千寻不想考虑了,她只想找到琥珀主。




千寻脱了鞋,卷起裤腿,把脚放进河水中,有一下没一下的晃动着双腿,不时有小鱼从千寻脚边游过,害的千寻缩着脚趾直想发笑。千寻抱着手臂,思考着,实在是想不到什么办法,索性,就不想了。千寻躺了下来,用手臂挡住眼睛,不住叹气。




也到中午了,千寻没想到自己就是找个神隐大门就用了半天时间,看来想在天黑前回家是不可能的了,就算要留在神隐,继续替汤婆婆工作,她也是愿意的,为了打听琥珀主的下落,这点事情,真的没有什么。但愿自己不要变成一只猪。这是千寻睡着前,最后的念头。





千寻突然惊醒,猛地坐了起来,她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反正泡在水里的双腿全部都皱起来了。这是下午的太阳,千寻记得。




下午了,千寻还是不知道该怎么办,千寻等着自己的脚晾干。低头穿鞋子的时候,突然,河水剧烈的摇动,不停有水溢出来,千寻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惊叫起来,赶紧爬起来,跑到离河岸远一点的地方,才开始观察到底发生了什么。




河水不断溢出,而平息下来时,水面已经位于河岸下了。但是不一会儿,从神隐大门源源不断涌出来的水,再次把河水填满,而随之变化的,还有河底的那座奇怪的石像,它慢慢浮了起来,是的,不是升起来,而是浮起来。千寻吓得目瞪口呆,不敢出声,也发不出声音,她鼓起勇气向河底看去,没有东西支撑着石像,千寻还是不敢过去。




“你是谁,来这里干什么?”这不是千寻的声音。




千寻被这突然传来的声音吓到了,她四处望去,没有人啊?林子里还有其他人吗?




那声音又响起了:“喂!小姑娘!我说你呢!你是谁!来这里干什么!”




千寻顺着声音找过去,吓得坐在了地上。是那座石像在讲话。它没有张开它的所谓的嘴,而只是发出了声音,如同从地洞深处发出来的声音,阴冷,潮湿。千寻状着胆子,她想这石像应该就是千寻通向神隐的方法,她向前探了探,回话,才发现,自己的声音已经哑了。千寻清了清嗓子,再发声到:“我......我叫......我叫小千!是......是去找一个人的!”千寻没敢把自己真的名字说出来,她怕汤婆婆把她的名字又夺取了,自己要是忘了名字,怎么找到琥珀主,怎么带他回去啊!千寻也怕自己忘了琥珀主的名字,离开学校的时候,千寻飞快的在自己的衣服内侧写下了两个名字,两个紧挨着的名字:荻野千寻,还有,赈早见·琥珀主。




那石像打断了千寻的回想:“你来找什么人,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吗?”千寻回神:“我找......我找锅炉爷爷,我是他孙女。”石像打量着千寻,用它那根本不存在的眼睛,千寻被它盯得全身发毛。过了一会儿,石像才又发出声音:“锅炉爷爷......不像啊你们,神隐里的人怎么有个人类孙女啊?”千寻忙答:“是!是收养的!”石像又独自吟了一会:“嗯......这样啊,那我通报一下汤婆婆......”“不需要的!汤婆婆允许我进出神隐不需要通报的!我是......她的宝宝的朋友!”千寻生怕这石像真的告诉了汤婆婆,自己这一路都白费了,那,可就糟糕了。石像见千寻这样,又打量了千寻一会儿,好像在看千寻说的是真是假,千寻直直盯着石像。又过了一会儿,石像见千寻这样,也不像会骗人的,它慢悠悠的说:“那好吧,我叫船来送你进去,如果你骗我,你就等着变成猪吧!两年前有一家子误入了神隐,被汤婆婆狠狠教训了他们呢!”千寻知道它说的是什么,但是她没说破,有时候,不说那么多比全部说出来好得多,惹祸上身。




船来了,从神隐大门里缓缓划出来,船上有一只水鸟,大概是鸬鹚,或是其他的千寻叫不出名字的鸟,立在船头,而这条小船,也只是一条独木舟而已,船头和船尾尖尖的,船身窄窄的,千寻担心这船能不能承受住自己,但是为了琥珀主,她没有犹豫。那只鸬鹚,千寻就叫它鸬鹚了,不管它是什么,就这样吧,它一直歪着脑袋盯着千寻,千寻怀疑神隐里的所有东西都喜欢盯着人看,看得人难受。石像在水面转了几圈,悠悠的飘回水底,飘,仿佛它没有重量似的。气球,千寻想着如果用绳子拴住石像,它会不会像气球一样跟着自己啊?不过这么诡异的气球,千寻不想要。石像从河底传来声音:“跟着佩罗,它会给你带路的。”千寻想着佩罗应该是这只鸟的名字吧,因为这只鸟飞了起来,向神隐看不见尽头的漆黑隧道里飞了进去。




河水开始逆流而上,千寻抓紧了根本没有用处的船桨(因为逆流的河水会把千寻的船带上去),缓缓进入了隧道。




漆黑一片。在黑暗中千寻只能听见佩罗扑打翅膀的声音,这倒是给了千寻一点安慰,毕竟耳边响起的呜呜的风声,太过恐怖。




千寻没打算让自己适应黑暗,阳光似乎透不到这里,让人感觉仿佛掉入了无底黑洞,耳边刮过的风,是电车带起的,带来电车驶过的声音,轰隆隆,轰隆隆,千寻闭上了眼,水流的声音,缓慢而流畅,千寻感到很安心,闭上眼睛,脑中浮现的,是琥珀主明媚的笑容。




昏昏欲睡。千寻不知道自己是是睡着的,还是醒着的,只是感觉流水声轻了,扑翅声落在了船头,电车声愈清晰了,阳光透进眼里,脑中浮现的琥珀主的笑容,更灿烂了。千寻睁开眼,原来是到了啊。阳光明媚,青草垂涎欲滴,看来是下过一场雨,草原,包括东倒西歪的石像,都沉到了水底,随着鱼儿游过带动的水波,浮动着。千寻有些怅然的意味,不知为何,久别重逢吗?千寻不知道。




太阳已经到了大概下午4点的样子,佩罗在千寻头顶盘旋着,船一直送千寻到草原的尽头,将草原和小镇,那空无一人的小镇隔开的乱石河堤那,佩罗停在了船头,大嘴巴一张一合的,发出有点刺耳的叫声,它一定是在催促千寻下船,而千寻愣了一下,赶紧爬上了河堤。清凉和硕的暖风吹醒了千寻昏昏沉沉的脑袋,千寻望到了小镇,就在前方,转头望去,佩罗还是望着千寻,随着小船,飘回了,那千寻不想再独自一人走的隧道。回去的路,是要和琥珀主两个人一起走的,千寻想着,踏上了小镇。




千寻不是没有忘了,琥珀主已经被怎么样了,但是千寻在发圈里没有看到琥珀主四分五裂的场景,虽然千寻知道自己要是真的看了,估计会心痛致死,眼泪,估计汇到这条小河,也要溢出河堤,淹没小镇,淹没汤屋了吧。她没有看到,所以不相信,这是支撑着千寻去真相,去寻找琥珀主的,全部理由,和信念。




TBC


评论(3)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