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ua眼圈比Bucky还黑

盾冬,桃包和一切拉郎!EC,锤基,其他都还好啦~

【千续】千丝万缕,一个拥抱 03

3
千寻自从醒过来便没有再睡下过,一是因为睡不着了,还有就是因为,她在努力回忆梦中的每一个细节。


脑中飞快的描绘过梦中出现的每一个场景,奶白色的天,静如止水的湖,垂涎欲滴的青草,寓意不明的石像,干涸的小河,还有奇奇怪怪的小镇……一遍又一遍,细细的描绘着……


千寻把每个标志性的场景与物品都仔细想了几遍,又或者是几十遍,这个梦是如此清晰,比以往的任何一个梦都清晰几倍,仿佛在看一部电影,一部名为“回忆”的电影……


回忆?!千寻被自己流露出的这个想法愣住了。这些场景,都是我的回忆吗?我可没有这个印象!又或者……是自己忘了?千寻又有些不确定,万一是自己真的忘了呢?千寻也迷惑了。千寻再次在脑中搜寻着相似的记忆,或者一些不寻常的记忆,然而......这些梦和我现在在现实中找梦中的场景不就是不寻常的事吗!!!千寻独自抓狂了一会儿,还是支撑不住,睡下了。


月亮早早收回了月光,代替的是耀眼的阳光。


千寻的回笼觉使她还是迟到了,外赠一双黑眼圈。


是个人都知道,千寻熬夜了,包括亚子。亚子寻问千寻,有没有什么新的变化。千寻撒谎了,她说没有。这次,她不想告诉任何人,这是她自己的私心,也说不出来为什么,或许,这是属于千寻自己的秘密吧。


上课时,千寻心不在焉,一缕别在耳后的头发滑落到额前,遮住了千寻正在发呆的眼,千寻不经意的把它再别到耳后,长长的马尾辫又滑到脖子上了,千寻不喜欢有东西在自己脖子上,那让她感到不舒服,感觉被束缚着。她再把头发撩回背后,这使千寻的手不小心碰到了她的发圈,紫色的发圈。


千寻用食指摩挲着发圈,感受着从发圈传来的温暖的体温,编织发圈的纹路使千寻感到很舒服。她一边摩挲着,一边回想昨晚的事。


突然,一个不属于千寻的记忆的片段在千寻脑中闪过,太快了以至于千寻还来不及抓住,


这或许是一个暗示。千寻如是想到。这个发圈,千寻不知道它是怎么来的,或许是妈妈织的?不知道,但千寻很喜欢这个发圈,一直用着。


千寻又想到了昨晚思考的事情,突然想到,这个发圈不就是不寻常的事吗!是的!这就是个暗示!终于熬到下课,千寻把头发拆开,把发圈翻来覆去的仔细看了一遍又一遍,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啊。千寻又想到自己刚才引出不属于自己记忆的片段的动作,一点一点的开始摩挲起发圈来。


一点又一点,从爸爸开车走错路,到进入神隐大门,青草,石像,小河,小镇,驶过的电车,夕阳下的汤屋,还有,白龙……


白龙……不!是,琥珀主……琥珀主……


千寻什么都想起来了,包括一些她在神隐时她不在场的事情,包括琥珀主为了去找千寻所答应给汤婆婆的代价,包括一些当她走后发生的事,包括琥珀主送走千寻时,那只停留的手,包括她离开神隐大门时,紫色发圈的闪动。


千寻一遍又一遍的喃喃着琥珀主的名字,她知道自己做了将近两年的“痴梦”里,那痴痴呼唤着自己名字的声音的人是谁了,她早该知道,她一直知道。


此刻,她终也像琥珀主痴痴在梦里呼唤自己的名字那样,痴痴呼唤着琥珀主。


上课铃声响了,同学们陆陆续续往各自教室的方向走,千寻才如梦初醒,逆着人流,向大门的方向跑。


路过厕所拐角时,她撞见了亚子。亚子见千寻不往教室跑而是往楼梯跑,急忙拽住千寻:“诶诶诶!千寻!上课了!你往哪跑啊?”


千寻挣开亚子的手头也不回的向前跑去,千寻一秒钟也不想耽误,她大声喊道:“抱歉!亚子!我有非常重要的事要办!请帮我和老师请假!就说我肚子疼先回家了!”


她一秒钟也不想耽误,是的,任何一秒。虽然她当时不在场,是通过发圈里存储的记忆得知的,再加上自己当时的震惊,她记得非常清楚,琥珀主的代价是什么。


四分五裂。


她不相信,琥珀主已经四分五裂,她只相信,琥珀主还活着,她这些年来做过的梦就是最好的证明。


但是万一……万一……


不会的!千寻边跑边用力地摇摇头,太过用力以至于千寻有点头晕,千寻不允许自己再这么想下去。千寻又冒出那个念头,又狠狠地摇着头,不知是在否定这个想法,还是在否定自己。


她不相信,千寻不相信,她要亲自验证,不仅仅单单凭借一个发圈里的记忆就相信这些。


她要去找琥珀主。



TBC

评论

热度(5)